Hairy crab is a Chinese delicacy that is in seasons [...]

又到了大闸蟹的季节了!以往我吃大闸蟹,都不会喝酒,原因是我本身不太喜欢喝中国黄酒,但总害怕西洋葡萄酒不太配合。虽然如此,仍希望找到一些和大闸蟹相配合的葡萄酒。 吃大闸蟹,我喜欢清蒸,令我能吃到大闸蟹的鲜味。配合清蒸大闸蟹,我想红酒应该不大可能。至於白酒,我想我应该避开一些经过 malolactic fermentation 和使用橡木桶熟成的白酒,这一类型的葡萄酒,可能酒体和味道都太过浓,会把大闸蟹的鲜味盖掩,换句话说,我喜爱的勃艮第白酒应该不大配合。清爽和酒体轻的葡萄酒,令我想起了德国的半乾白酒!就买一支试试。 这一瓶 Schloss Lieser Niederberg Helden [...]

又到了大閘蟹的季節了!以往我吃大閘蟹,都不會喝酒,原因是我本身不太喜歡喝中國黃酒,但總害怕西洋葡萄酒不太配合。雖然如此,仍希望找到一些和大閘蟹相配合的葡萄酒。 吃大閘蟹,我喜歡清蒸,令我能吃到大閘蟹的鮮味。配合清蒸大閘蟹,我想紅酒應該不大可能。至於白酒,我想我應該避開一些經過 malolactic fermentation 和使用橡木桶熟成的白酒,這一類型的葡萄酒,可能酒體和味道都太過濃,會把大閘蟹的鮮味蓋掩,換句話說,我喜愛的勃艮第白酒應該不大配合。清爽和酒體輕的葡萄酒,令我想起了德國的半乾白酒!就買一支試試。 這一瓶 Schloss Lieser Niederberg Helden [...]

© 2012 <a href='http://www.vinzealot.com'>Vin Zealot Wine Blog</a> Suffusion WordPress theme by Sayontan Sinh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