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參加了 Taylor 的試酒會,刷新了我自己的多項記錄。首先是喝了一支 1855 年的 port,這支超過一百五十年的酒,肯定是我喝過最舊的酒。第二,這也是我喝過最貴的酒,售二萬三千元。另外,我也喝了最年輕的 port, 這就是剛面世不久的 Taylor 2007。順帶一提,我也第一次喝 Croft 獨有的 Pink Port,實在太多第一次了!

Pink Port 這種 Port,並不是傳統的 Port 種類。它的出現,始於 2008 年,由 Croft 生產。它的釀造方法,跟一般的 Ruby Port,沒太大的分別,只是葡萄皮浸泡的時間大為縮短。當晚主辦單位,把它加冰,作為 aperitif,這喝法倒真沒有想過。味道方面,實在沒有甚麼特別,帶甜的紅果味道,簡單易飲。

接就是三支 Vintage Port,分別為 1997, 2003 和 2007。Taylor 所生產的 Port,一向是我的至愛,酒櫃中的 2003,仍在陳年,很期待看看它現在的表現如何。

Taylor's Vintage Port 1997, 2003, 2007

我先喝 1997。這支 1997 經過了十多年,味道已經頗為芳醇和圓潤。能夠成為 Taylor 的 Vintage Port,幾乎可以肯定它擁有很好的複雜性、集中度和餘韻。風格方面,這支 Port 偏向優雅。跟 2003 和 2007 的 Taylor Vintage Port 相比,我個人認為,它比較遜色。

接下來就是 Taylor Vintage Port 2003。雖然 1997 已經擁有很好的複雜性和集中度,2003 明顯更勝一籌,可以算是我喝過的 Vintage Port 之中,最好的其中一瓶。實在難怪 Robert Parker 認為它可以和任何一個年份的 Taylor Vintage 匹敵。這支酒的另一特色是,和 1997 和 2007 相比,它擁有很特出如紫羅蘭的花香。

最後的一瓶 Taylor Vintage 為 2007。一般來說,Vintage Port 是須要在瓶內熟成十幾二十年,現在喝 2007 年,會否太早?單寧太多?喝下去,的的確確感覺到這支 Port 真的很年青,但原來另有一翻風味,也相當不錯。這支 2007,我認為任何一方面,都不比 2003 差,而且,它比 2003 較為優雅,但優雅之餘,Port 應有的強大力量,依然存在。三瓶之中,這是我的最愛。

試過 Vintage Port 後,主角終於出場 Taylor’s Scion 1855。這支酒售價為二萬三千元,有四大賣點。第一,夠珍貴,預計只能生產一千支。第二,這支酒已在木桶陳年 155 年,要找比它更舊的酒,在世界上都應該不多了吧。第三,這支酒是使用了 phylloexra 橫掃歐洲之前的葡萄樹出產的葡萄,這雖是賣點,但並不太難找。即使 Port,Quinta do Noval 的 Nacional 都是產自 pre-phylloexra 的葡萄樹。第四,這支酒,雖然已陳年一百五十年,但仍非常新鮮,沒有絲毫變壞。

Taylor's Scion Port 1855

Taylor's Scion Port 1855

這支 1855 的酒,給我的第一個感覺,就是 Madeira。經過了一百五十年的緩慢蒸發,這支酒已變得非常濃縮,顏色已變成咖啡色。香味自然異常複雜,葡萄乾、無花果乾、咖啡、香料、果仁等的各種味道。極高的糖份得到很高的酸度去平衡。餘韻真的非常非常長,沒有認真的計算,但我想最少有一至二分鐘!能有機會喝這罕有的葡萄酒,實在難能可貴。

Leave a Reply

(required)

(required)

© 2012 <a href='http://www.vinzealot.com'>Vin Zealot Wine Blog</a> Suffusion WordPress theme by Sayontan Sinha